首页 诗歌 正文

诗歌:白衣梦魇

新浪新闻
2021-08-25 读取中...

白衣 梦魇 by-狂童大海始终大白,海螺里藏着若干,未曾流露的心意:可恨无人知晓,我 梦魇 里漫着的,到底踌躇的迷……傲慢而孤僻,我似一缕白衣,迷失在寂寞 沙洲 里。

背光之处本来无人问津,我于是蜷缩在这黑暗寸地,有人知道吗没人知道吧…我心底有个迷

浑身丛生了大片带刺的 玫瑰 ,妖艳、骄傲,朝我邪魅一笑慵懒栖在花丛,不经意烂醉轻风。

不!不克迷失自我、留步于此!几度挣扎似是无望,叹了口吻我将视线挪移。

玫瑰 花瓣真是不尽人意只会故作超逸凋落好笑地完成她拥抱大地的谋略殊不知—奔赴式的爱对待大地并不稀奇她的痴呆因此开满了一地。

十室九空,尽收眼底……

当纤细的双腿究竟颤栗着站起,我大举盎然视线跃过丛生的 玫瑰 荆棘,极目远眺—我猜许是哪位忙里偷闲的仙人,在饶有兴致地摆弄朱砂和丹青,使得天色格外旖旎,突然发觉…漫天的颜料是个浪荡子热情挑逗着云密斯云少不经事,若何抵当?

她酡颜成了晚霞…宛如超凡脱俗,却又深陷世俗……视线所到之处,远方不由自主地纯粹心里如明镜,我清楚那里就是我的将及之地……

毫不犹豫白嫩的双手拨开 玫瑰 荆棘,俨然向前挪移。

一步亦是近,不急不急已然足矣,我焦急地欣慰本身。

唉可惜……世人并不客气,沿路尖刺刻薄而邪僻绝不小气于我的狠厉赐我热烈抚摸使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嗐有什么关连?

那通透肌肤、麻密如蚁噬般的小痛装作无感,我依旧可能……唯愿风儿能体贴些顺走排泄的血珠,乘隙替我去远方暗暗报个信,我总疑惑有人会发急……进取如丧尸我一步一步近乎保守地表的坑洼陶然屯蓄着水珠那是属于他的高傲不知名的宝石映衬着天色,泛着黑耀的光泽深深浅浅嵌在 沙洲 里,诡谲的紫色迷雾在这时弥散……循着内心的一寸光若是是我蹒跚也要进取……险峰彰显他魁梧的身姿,漫天黄沙滚滚而来嗜血暴风冒昧地搜括心儿如愿褪尽惹眼的红色,唯有执拗的躯壳,仍颤巍巍进取血腥烘托了漫天的虹霓如湮灭后的烟花,潇洒散在风里……或许某一瞬间,她也曾惊艳天空……

周身金光环抱,我欲撷取美好,于是光华洋溢了我整体微微苦涩的路程四下打量鲜红柔情地覆着白衣…红是斑斑血迹猛烈白是冰心玉壶纯洁我自在地甩了甩裙摆到底含笑在暖阳里凄迷……远处浮云长空,终是风催雁过无痕,如梦初醒…非常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念,不代表新浪网观念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别的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kadeecakes.com/p/5d5i6kyp.html发布于 2021-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