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散文」海棠叶上三更雨,恰是学子念书时

新浪新闻
2021-07-18 读取中...

夜雨 滂沱捣 瓦沟 ,檐声澎湃碎江流。—宋·虞俦我是被 夜雨 的吵闹声惊醒的。

雨来时没有一点前兆,猛地醒来,听到窗外 铁皮 雨棚上“噼里啪啦”响声一片,似一群醉汉搅乱了本该平安静谧的夜。

起初还以为是风掀动 铁皮 ,凭着街上上疾驰而过的车辆划过地面的声响,我才知道,一场大雨已悄然无声地光临了。

这忽来的雨,或者又会让无数人失眠了吧。

看看表,凌晨三点。

既然未能成眠,且则看看这雨浓艳成什么样了。窗帘“唰”的一声被我拉开,外面的天黑沉沉的,极尽猖獗地往着地上倾倒起大雨。街面上被雨冲刷了一遍又一遍,噌噌发亮。

这雨,大得仿佛让整座城市都消失了,面前目今俱是白晃晃的雨水,这雨分明是落在苍莽的大海之上,我感受了自身的渺小。感受着 夜雨 带来的恐惧,我像在激流险滩中泅渡的小舟,迷蒙又无助。

云云的黑夜,我往往没出息的躲在一角,在暗中中寻味人世清欢。

这雨,却又好像漫天发光的珍珠,飘飘扬扬大举的挥洒着,打在马路上,打在窗外的 海棠 上,一棵又一棵的 海棠 被雨击打得不停垂头又举头,如同有意和这雨倔着呢。我倒是感想这番情形颇有“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意味了。

窗外,萤火虫般的街灯照着密密扎扎的雨点,黑漆漆的雨幕似乎异国边际。 夜雨 脱了魂,自在四方。每一处尘凡角隅,它都要历历遍尝。夜间揉进了雨的无色,便衬托出几分多愁善感。

目睹这清闲的雨,竟让我禁不住怨叹一声:做人照旧落了下乘,有不成去之处,不得为之事,不克避之人。而雨却无所谓来,无所谓去;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是何等的洒脱啊!

雨还在下,丝毫不见要停的意味,只是缓缓收了点性质。

想起一句词: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雨徐徐下得小家子气起来,稀稀落落的落在花的身上,又徐徐的似不宁愿地滴在地上。

我稍微探出了头,呼吸起新雨事后的清新氛围。

雨渐渐小了,声音也变小了。

那些 海棠 终于又再行挺起了身子,很荣幸没被忽来的暴雨打压下去。

夜雨 海棠 ,给我了一点新的思考。 海棠 遇暴雨,不卑不亢,不急不躁,自我滋长,必有所作为。做人当如 海棠 ,守其志,不趁波逐浪;固其心,刚柔并济;坚其身,至死不屈。

我想起每天拂晓三点钟就起床的比尔·盖茨,默默地开灯,看起了书。

滋长的路上,折磨是常态。这个天地正本就没有一夜成名,有的只是百炼成钢。

哪有什么人生开挂,只不过是厚积薄发罢了……

作者,邹怡蕤,又名喜欢写作的中学生。

特殊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态度。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余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关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kadeecakes.com/p/95gnxbjp.html发布于 2021-07-18。